当前位置:主页 > 经济 >

上市公司员工持股计划四周年盘点:亏多赚少

发布时间:2018-09-26| 来源:互联网 | 浏览量:

上市公司员工持股计划四周年盘点:亏多赚少

中国经济周刊微信号:ChinaEconomicWeekly

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:经济网 www.ceweekly.cn

中国经济周刊-金台资本组(记者孙庭阳) 从2014年9月中旬第一例员工持股计划推出,到2018年9月中旬正好4年时间。这4年间,已经有566家上市公司实施了员工持股计划,累计有32.22万人次职工参与了员工持股计划。其中,实施了两期以上员工持股计划的公司有120家,3期以上有31家,欧菲科技(002456.SZ)甚至已实施到了第7期。

在众多的持股计划中,既有最受诟病的疑似大股东变相减持的现象,也有参与定增结果导致亏损严重,以至于员工持股计划一再延期的现象。与这些方式相比,大股东或实控人无偿赠与股份,或上市公司以业绩奖励金为员工持股计划筹措资金的方式,风险更小,也更受员工欢迎。

中国经济周刊-金台资本组记者计算各员工持股计划持有期间股价变化后发现,盈利情况不容乐观。今年9月8日之前解锁的417个案例中,有187例(占比45%)盈利,其中获得盈利50%以上者有57例;有230例(占比55%)亏损,亏损幅度超过50%的有12例。

今年的情况更加不妙。在今年解锁的104例中,因股票市场走势不佳,盈利的只占29.81%,亏损的占比达70.19%(73例)。

2014年9月中旬第一个员工持股计划开始实施(海普瑞),在2016年迎来了高峰。2017年虽然公司数量有所下降,但购买金额还是创出新高。今年以来(截至9月8日),实际购买股票金额只有去年全年的46%,明显降温。

业内人士分析,上述情况与员工持股计划不少股票被套有关。原本想通过员工持股计划获得收益,却变成被割的“韭菜”,继续推出新的计划在一定程度上受阻。

上市公司员工持股计划四周年盘点:亏多赚少

粤泰股份员工持股计划一年浮亏2亿多;比亚迪两次延长存续期限

今年解锁后亏损最大的是粤泰股份(600393.SH)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,此计划在2017年8月29日完成股票购买,买入公司股份5268万股,价值3.91亿元,购买均价每股7.4134元。今年8月29日解锁时,市价相比购入成本亏损59.53%,整个持股计划浮亏2.33亿元。好在此计划存续期还有一年,最终盈亏还取决于未来行情。

比亚迪(002594.SZ)已经两次延长员工持股计划的存续期限。2015年6月23日,比亚迪员工持股计划完成股票购买,从公司实际控制人手中接过3259万股,转让价格每股55.71元。截至2017年6月15日(第一个存续期到期日),股价相比购入价只上涨0.78%,比亚迪公告该计划延期。然而到今年6月15日解锁期到来,不仅原来微利没有了,和初始期对比,公司股价累计下跌6.08%。现在,该计划又将解锁期延期3年,至2021年6月15日。

掌趣科技、歌尔股份被疑是大股东变相减持

最让市场诟病的是,不仅是比亚迪,掌趣科技(300315.SZ)、歌尔股份(002241.SZ)等上市公司的员工持股计划购买股票也源自控股股东减持股票,有控股股东利用员工持股计划变相减持之嫌。

今年3月19日,掌趣科技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以大宗交易方式,受让当时的实控人姚文彬转让的公司股份 5515万股,减持均价5.82元,合计3.21亿元,锁定期至2019年3月21日。如今,该持股计划成立半年,所持股票累计亏损28%,掌趣科技也已变成无实控人公司。

今年 2 月 8 日,歌尔股份(002241.SZ)的实际控制人姜滨,通过深交所大宗交易系统,向公司“家园 3 号”员工持股计划转让公司股份 5500万股,成交均价为 11.77 元/股,合计6.47亿元,锁定期12 个月。9月8日,歌尔股份每股股价为8.58元,加上今年的分红,亏损依旧达到27.1%。

此前,歌尔股份也发过员工持股计划,同样出现亏损情况。

“家园 1 号”员工持股计划在2015年6月23日推出,姜滨通过大宗交易方式转让公司股份 2957.95万股给该持股计划,价格33.3元/股,合计9.85亿元。过了锁定期后,二级市场2016年6月23日收盘价是28.89元,每股亏损4.41元,合计浮亏在1.3亿元以上。

歌尔股份接受中国经济周刊-金台资本组记者采访表示,员工从股东手中购买股票,符合监管规定,当时均有价格优惠。至于未来价格,确实不好判断。

类似的情况并不罕见。慈星股份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今年3月15日锁定期结束时浮亏23.11%;楚江新材控股股东的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,目前复权价浮亏10.54%⋯⋯

参与定向增发变数多

除了大股东转让,另一部分员工持股计划瞄准了定增,但也屡屡亏损。

较早的案例如三维丝(300056.SZ),锁定3年后,现在亏损过半。2015年7月,三维丝以发行股份方式和现金支付对价购买其他公司股权,共支付现金 8820 万元。公司同时推出员工持股计划,以员工及高管共38人集合的2500万元以及控股股东的借款共6300 万元认购公司定向增发股份,作为现金对价的一部分支付给股权售卖方。该员工持股计划所持公司股份在今年7 月23日解锁,对比当初15.22元的认购价,市价已下跌63.05%。

塞力斯(603716.SH)在2017年1月也推出员工持股计划,对60人募资6376万元,参与认购公司定向增发。到今年5月14日,认购人数只剩7人,原计划副总经理认购4000万元被放弃、市场技术部总监拟认购的 1000万元被放弃、董事会秘书全部放弃拟认购的100万元,销售经理原拟认购 1000万元后只认购600万元。综合下来,最终该计划认购696万元,比原来预期缩水近九成。

今年6月6日,该员工持股计划以每股24.16元参与公司的定向增发,认购的定增股锁定期3年。6月8日二级市场价格即跌破增发价,现在二级市场价格比定增价便宜7元。

8月7日,塞力斯4位现任高管在二级市场上增持16.62万股公司股份,增持均价每股19.27元,每股比参与增发价格便宜了近5元,增持金额为320万元。这类股票的锁定期是6个月。如果把这4位高管自己的操作看成自发的“持股计划”,其成本更低,锁定期也更短。

湖南海利(600731.SH)员工持股计划参与定增,涉及的员工更多,亏损也更多。今年2月2日,公司员工持股计划以每股7.53元认购公司定向增发507.3万股,价值3819.97万元,该计划涉及职工109人,2021年2月3日解锁。现在市价较定增价格每股亏损超过3元,合计超过1500万元。平均到参与员工身上,每人浮亏13.76万元。

五粮液员工持股与定增捆绑费周折

五粮液(000858.SZ)是为数不多参与定增账面浮盈公司,但如果不是以定增方式,参与计划的员工或许已经可以坐在屋里数钱了。

2015年10月,五粮液推出员工持股计划,由员工3000人认购持股计划,合计3793万元,参与公司的定向增发。不过,审批流程走了两年半,在今年4月20日才终于完成。

2016 年 12 月 14 日,证监会审核通过了五粮液的定向增发方案,6个月内有效。不过,员工持股计划却在2017 年 5 月 15 日才获得证监会核准同意,距离6个月前获批定增实施期限只剩下一个月,各种程序性工作很难完成,公司向证监会重新申请核发定增方案批文。

当年11 月 7 日,五粮液再获增发批准。今年4月20日,员工持股计划认购定向增发终于完成,每股价格21.64元,较当天市价(69.63元)下折69.82%,账面浮盈不少。

不过,如果不和定向增发搅在一起,按照2017年5月15日获得员工持股计划核准时的市价买入股票,到今年5月15日解锁时,股价较一年前上涨79.39%,而且是可以随时变现的财富。

“别人家”的员工持股计划

相比大股东变相减持和定向增发,员工持股计划在二级市场上购买更受员工欢迎。今年以来实施的101例员工持股计划,定向增发和大股东减持合计只有7例,剩下的全部是二级市场买入,避免了为大股东接盘的嫌疑和漫长的审批流程及锁定期的限制。

业内人士分析,员工持股计划锁定期较长,卖出时还要避开定期报告的窗口期,对于内部职工而言,还不如自己操作买卖自家公司股票,在避开诸多限制之余,也不会出现在锁定期内有着明显盈利时无法套现,甚至解锁后股价大幅下跌导致亏损的现象。

员工持股计划从最早全部由员工自筹、外加控股股东融资的形式开始,到控股股东赠与股票,再到现在众多公司从净利润中提取“员工持股计划奖励金”计入管理费用,将税后金额作为资金来源,形式越来越丰富,参与各方风险也在降低。

龙莽百利(002601.SZ)2017年12月中旬推出的员工持股计划,委托一家机构管理,设立优先份额和一般份额,优先份额由融资参与,公司第一股东、第三股东承担融资利息。员工持股计划参与一般份额,上述两股东对一般份额的本金资金补偿(若出现亏损,股东补足本金,以保证员工持股计划不亏损)。

这个员工持股计划由公司1300名员工参与,集资近1.76亿元,股票来源是2017年3月至2017年8月期间公司回购的股票。员工持股计划今年2月27日完成股票过户时,每股成本10.19元,股票市值3.489亿元。目前浮盈30%左右。

但是,兜底方案使兜底者风险大增。

金龙机电(300032.SZ)2015 年 2 月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的资金来源为三部分:第一份是员工150人自筹资金1225万元;第二份是大股东出借的1225万元;第三份由控股股东支付融资利息,对外融资7350万元。三部分资金合计构成9800万元的员工持股计划,大股东对持股计划做年化8%的兜底收益保证。

今年7月10日—24日期间,该持股计划的股票被强制平仓,所得资金只剩下3335.4965万元,相较于初始9800万元,中间巨大的窟窿还需要大股东去填平。

与大股东兜底相比,实际控制人赠与股票最直接,风险也低。

星宇股份(601799.SH)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2015年7月从二级市场购买股票42.1031万股、1110.76万元,成交均价26.39元/股。当年8月,公司实际控制人周晓萍赠与此计划86.65万股(当天收盘价23.11元)、市值2002万元。

赠与的股票锁定期为24个月,2017年9月8日出售完毕,当天收盘价47.78元。虽然公告未透露员工持股计划的盈利情况,但即便不算二级市场的股价涨跌,单是控股股东赠与的股票,已经让员工持股计划盈利200%。

今年2月8日,星宇股份推出第三期员工持股计划,股东自愿赠与不超过50.34万股,价值2305.57万元,占第三期员工持股计划总金额的62.13%,又是约两倍的赠与额。

类似例子还有。欧菲科技员工持股计划第二期,公司董事长蔡荣军无偿赠与1005万股;大富科技(300134)持股计划股票来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配偶自愿赠与的700 万股。

今年,更多公司实施了业绩奖励金为员工持股计划筹措资金。青岛海尔(600690.SH)、三江购物(601116.SH)和苏交科(300284)颇有代表性。

青岛海尔今年4月推出第三期员工持股计划,提取2.73亿元激励基金,有635人受益。5月22日,该持股计划完成二级市场股票买入,到2019年5月22日解锁。公司上一期持股计划是576人受益,以2.66亿元的激励基金作为资金来源,2017年3月28日买入公司股票,到今年解锁时,股价上涨了52.12%。

采用类似操作的公司还有三江购物(601116.SH)第二期员工持股计划。该公司2017年评选出110人优秀奋斗者,上市公司为他们提供税后资金600万元,作为购股资金的奖励,投入到员工持股计划中,入场买公司自家股票,收益归优秀奋斗者所有。

鉴于公司2017年实现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较上年度增长率超过20%,苏交科(300284.SZ)提取当年度业绩事业伙伴计划专项基金3000万元作为员工持股计划的资金来源之一。今年8月确定的员工持股计划中, 由87名员工个人实缴认购款项总额2633.37万元,公司按1:1的比例缴纳等额的专项基金后,共计5266.74万元。

(责编:周琦)


关注《中国经济周刊》头条号

请回到文章顶部,点击右上方“关注


相关内容
Copyright @ 浙江都市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
免责声明: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,部分图片或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如果无意中对您的权益构成了侵犯,我们深表歉意,请您联系,我们立即删除。